跟着品牌去旅行之UK(一):那些中国女孩们

发布时间:2018-06-22 23:10:16

跟着品牌去旅行之UK(一):那些中国女孩们

  第一次去英国的时候,是跟团旅行。本身是一个很孤僻的人,或者说fond of solitude,休假是让自己安静下来的好时机。因为平日的环境太喧嚣,电子科技高级到你无处可逃,只能强行剥离,去到一个有时差的地方,时间和空间上做一个隔绝,方能换一点点轻松。

  那次旅行因为有很好的旅伴(UK哈灵团),很好的导游(后来成为了朋友)“博一世”先生,路线安排的美妙,十月金秋的好辰光中彻底爱上英国。最强烈的crush发生在小镇巴斯(Bath),因为英国人对罗马文明的保留,从美妙的浴室出来的时候,我和Naomi小姑娘在街上看人演奏,鸽子飞走又回来,我就直觉我会再来。

  果然不久后,我就往返英伦好几次,都带着点工作的意味,不如旅行那么纯粹。不过最大的一次震动来自于何炯老师安排的学习之旅:从伦敦去到布里斯托,认识很多有趣的设计人。英国人给人的感觉是保守、绅士、难以交心;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英国人充满天真,披头士的音乐、大卫鲍伊的自由、泰特美术馆的开放,都让人感受到“老牌资本主义”的内在传承。这种保守和先锋互相交织的气质让人着迷。

  有一日正在看书,我觉得我需要再去。一个人去,用另外一种角度去看英国。恰好好友Maggie在一个深夜来到我的办公室聊天,大家不谋而合,决定用更有意思的角度去挖掘这个岛屿。于是有了这个系列:《跟着品牌去旅行》。

  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这趟“跟着品牌一起的”旅行走完,我却很想停下来想一想。

  从有这个大胆的念头开始,一直到我见到了第一个采访对象,不过是60天的时间。

  Maggie是个神奇的女孩,从2014年认识开始,我们仅仅是见第四次面。霍金曾说,人世间最让他感动的就是“遥远的相似感”,我和Maggie之间平时从来不聊天,偶尔看看朋友圈,不是她自己提起,我完全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,她也不知道我做什么工作。因为短暂的接触,就存了想一起做一些事情的决心。我们不是物质女孩,却身处最物质的环境:一个销售,一个奢侈品咨询。

  她爱看我的游记,于是大胆的想:假期的时候一起写主题游记如何?我爱写字,这种记录会比照片或者简单的讲述来的深刻。当你坐在电脑前,要记录那些瞬间的时候,你发现,你无法流水的写。因为有读者,哪怕只有一个,你都要认真思考:他们阅读你的意义是什么?拖延成性的我,如果不是Maggie的推动,根本无法完成这么多文字。

  我和来自北京的90后女孩Joyce一起,在短短的一周内去了很多地方,凌晨起床,一天丰富的安排,有幸与品牌的创始人或者高层聊天。他们不再是一个标签或者符号,而是和我们分享他们对生活的看法,对城市的理解。在其中,有一群中国女孩们,串起了这段旅程的所有愉悦。

  这些女孩,在英国工作、生活,适应快节奏的市场,并在不同的文化之间转换。与她们接触的时候,看得出她们的职业感;而在闲暇时候的闲谈中,你不禁佩服起她们的各种平衡和游刃有余。黄色脸孔的女孩们,在工作场景内不卑不亢,流利地用英语和合作伙伴们寒暄,会非常利落地解决问题。同样,当你问起好玩的地方的时候,她们都有一张“list”,列满心仪的咖啡厅、戏院、书店和餐厅。除了工作,她们都拥有生活。

  中国女孩们都很努力、很拼。加之本身优越的天赋,脱颖而出不是难事。但她们都谦虚的表示,因为祖国的强大,同胞们越来越棒的审美和越来越惊人的消费力,她们间接获得了优势,只是托这个时代的福相得益彰地美好了一把。

  得益于这些女孩,我们能坐着Private Big Bus自由自在地游览伦敦,能在新旧邦德街里寻找传奇的踪迹,到斯隆街窥视“老牌”英国生活的一角;

  得益于这些女孩,在剑桥的细雨中,我们顺着徐志摩的踪迹,体验了剑桥的生活;也到莎翁的故里,零距离的感受英国文化中心的魅力;

  得益于这些女孩,在爱丁堡的威士忌沙龙里,我们享受了会员的特权,惬意品酒,畅聊东西;更在追逐故事的路上,慢慢发现了自己。

  女孩们美丽、独立,充满冒险精神。她们来自上海、北京、香港等地,带着东方女孩的韵味和温柔气息,也有着西方女孩的自我和洒脱不羁。我喜欢看她们脱口而出流利法语的样子,我喜欢看她们昂着头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,我喜欢看她们面对难题时嘴角仍旧上扬的弧度,我喜欢看她们闪闪发光的眼神,满是倔强的灵魂。

  每一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。那一段时光,是付出了很多努力,忍受孤独和寂寞,不抱怨不诉苦,日后说起时,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。

  这段时光日后说起时,是否会被自己感动呢?这些女孩们,一定都经历过这样的时光。在她们现在的耀眼自信中,依稀可见“不简单的来时路”。